00小說網 > 其他類型 > 霸道校草kiss上癮 > 第六十一章 秦朗約談
    “呀,是歐陽臻?”說著,佳佳就要上前喊住他,見狀,我趕忙拉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說實話,上次我倆不歡而散,今天又有他這么多朋友在場,一時間,我還不知道要如何面對他。

    “別喊他,我們先走吧。”臨走之前,我望了他一眼,隱約覺得他看起來有些疲憊。

    晚間,和老媽一起在廚房做飯,聽著蕭旭和老爸在客廳里搶遙控器的聲音,心里覺得很溫馨,好像我的壞心情也一瞬間消失了。

    都說家是永遠的避風港,其實我真的很幸福了,疼我的爸爸媽媽,維護我的老弟,還有我愛的歐陽臻…

    準備入睡時,手機忽然震動了起來,來電顯示陌生號碼。

    我帶著幾分期待小心翼翼的按了接聽鍵。

    對面沉默了一會,傳來了熟悉的嗓音:“老婆,是我。”

    心猛地一跳,我卻不知道說什么才好,半天才哦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你還在生我的氣么?”歐陽臻語氣討好的說,頗有幾分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我有些無奈的笑了,都說歐陽臻是少女殺手,交往過多少多少個女孩,可我卻發現了,他壓根就不會哄人,笨拙的很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沒來找我,騙我么。”嚴肅了一下表情,我故作生氣的說。

    電話那頭歐陽臻明顯慌張:“不…不是,我…我…”

    下午的時候,我見歐陽臻跟著一群人一起,一個個表情肅穆的模樣,大概是有事情要辦。

    我雖然不是什么特別善解人意的姑娘,但也不是無理取鬧的人。

    我裝作幽怨的嘆了口氣:“算了,不過以后你不能失約。”

    歐陽臻似乎愣了一下,大概是意外于我的好說話,等了幾秒鐘才聲音驚喜的說:“老婆你不生我氣啦,你原諒我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如約在門口看見了歐陽臻的車,還沒等我走近他就跑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老婆…”歐陽臻笑嘻嘻的看著我,伸手理了理我的頭發,給我披上了一件米色的毛呢外套,正是之前換季時買的其中一件。

    坐上車,接過他遞過來的熱奶茶,心里驚訝于他的貼心,歐陽臻一邊幫我系安全帶一邊嘮叨:“現在天冷了,你怎么穿這么少。”

    我嘴角一抽,呵呵,像他穿的多一樣。

    正準備開車的時候,我無意瞥見他臉頰上青紫的痕跡,心想,那應該是他和大花打架時候留下的吧,幾天了,竟然還沒好。

    “還疼么?”我伸手撫上他的臉頰,心疼的說著。

    歐陽臻扁扁嘴,委屈吧啦的說道:“疼,可疼。”

    見他這模樣,我那點心疼蕩然無存:“疼也活該。”然后轉身不理他,誰知他探頭湊過來:“老婆你這樣說,好無情,我心好痛,你快安慰安慰我呀。”

    “誰理你。”我被他的模樣逗笑,嘴角忍不住揚起笑意。

    歐陽臻卻不依不饒的抓過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:“你摸摸,我這心拔涼拔涼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~”我不以為然。

    誰知歐陽臻突然向前靠近“吧唧”一聲親了我一下,嚇了我一跳。

    偷襲成功,在我準備教訓他之前,老老實實的啟動了車輛:“老婆別打我,現在開車呢,不要鬧哦。”

    我無奈捂住了嘴巴,真是敗給了他。

    這可是我家小區門口,看來之前給他立的規矩他都忘了個一干二凈。

    進了教室,發現來的比較早,同學稀稀零零才來了四五個。

    一進門口,便投來一道視線,秦朗抬頭看了我一眼,然后又低頭,讓我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第三節體育課休息時間,從小賣部出來時,秦朗走到了我面前:“青青,能和你聊聊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”我倒是有些意外,他找我有什么好聊的,上次我都拒絕他了,私人方面他應該不會在找我了呀,但要說公事,情況也不太對。

    “好阿。”我笑著點頭。

    我跟著秦朗走到籃球場的休息區,前面一幫男生在打球,氣氛熱鬧,但也顯得不那么尷尬。

    “班長你有事就說吧。”說完,我打開汽水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秦朗看了看我說道:“你不用刻意這樣疏遠我,在班級我是班長,但我希望你叫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~”我干笑了倆聲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秦朗欲言又止,似乎有點猶豫,但轉瞬有很堅定的問道:“你和歐陽臻還在一起?”

    干嘛這么關心我的感情,難道還不死心?我印象里的秦朗清風明月般的人物,不會這樣糾纏不清的。

    “是阿。”我大大咧咧的回答著。

    “他哪里比我好么,你為什么喜歡他,不喜歡我。”秦朗目光憂郁的看著我說。

    唉,想我簫青青何德何能,能讓這么優秀人對我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“秦朗,我以為上次我說的很清楚了,我對你沒有其他別的意思,而且我已經有男朋友了。”說著,我站起身來,想要走了。

    可秦朗卻一把拉住了我的手,強勢的讓我面對他:“這些話,你曾經也對他說過吧,可是他沒放棄,所以現在你和他在一起了,那如果我堅持一下,我是不是還有機會?”

    我一愣,這都什么歪理:“不是的,不是這樣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怎樣,你明知道他就是個混混,除了長得帥一點還有什么好,我哪里比他差了,而且他還連累你被那些人抓走…”聽到這句話,我如平地驚雷般抽回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怎么知道…”

    秦朗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:“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,你看看這是什么。”說著掏出手機給我看了手機里的圖片,一共倆張,一張是我被大花侵犯時的模樣,一張是謝宇哲摟著我,我狼狽的模樣。

    我突然好像一只過街老鼠被人逮到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哪,哪來的?”我知道我很慌亂,聲音都帶著不可抑制的顫抖。

    我不敢想象,不敢想象如果這倆張照片流露出去。

    “是昨晚有人上傳到學校論壇的,正好被我截了下來,所以沒有其他人看到,青青,你想一想,自從你和歐陽臻在一起你遇到的都是什么事,這些他知道么?”秦朗恨恨的說著。

    而我卻顧不得其他,轉身慌忙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歐陽臻,歐陽臻怎么辦??”我抓著他的手臂,緊張的說。

    歐陽臻回握了一下我的手,皺著眉頭道:“別怕,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下午,歐陽臻給我請了假,我也不知道他以什么名義,什么借口請的,總之我拿到了班任親手寫的請假條。

    出了校門,歐陽臻和阿讓帶我去了一個網吧,我有點疑惑,卻見他里拐外拐的帶我進了另一個空間,與外面烏煙瘴氣的環境不同,這個屋子很大,裝修不俗,有沙發,有酒架,中間桌子上擺了一臺電腦,裝備什么的看起來很貴的樣子。

    我看歐陽臻熟稔的坐到了沙發上,然后開始打電話,阿讓也一副自在的模樣,招呼我過去坐下。

    “喂,六哥,我到了。”
扑克圈app - 首页